追蹤
沒有什麽能夠阻擋
關於部落格
沒有什麽過不去...
  • 2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永遠不會幽怨

夜色漫,魂夢依依兩纏綿;斷橋邊,油紙傘下語呢喃;青石巷,倩影成雙,若隱若現。
 
簾外細雨如絲,驚落枕邊清淚點點。和衫素手弄清弦,卻掩不住心底幽幽怨,問君天涯,可否換我?你守夢裏,我駐江南!
 
初見你,江南雨正青。西子湖,碧荷連天,你一葉扁舟悠然涉水輕蕩,漾起陣陣柔綿清風,一縷輕狂卷雲煙,傾得花開溢滿十裏香。
 
在水一方,你那一襲白衣,翩翩抖落的暗香,熏醉了誰的紅塵嬌媚?你那一曲束笛悠悠,繚亂了誰的芳心一瓣?你回眸的刹那,漣漪了誰的眷戀?清風吻過,誰?為你,一展玲瓏,恰似醉了等待中苦渡了千年的紅蓮,頃刻間為你綻放柔美,為你巧笑嫣然。
 
從此,夢裏尋你,聘婷宛立在煙雨的江南,醉舞著一腔柔婉的翦翦風情;從此,魂裏念你,於花海中纖纖守望你那飄逸如風的身影。從此,因你,傍水而依;從此,為你,依水而眠。
 
姍姍雁字去又回,臨窗凝望淚眼垂。一川煙雨紗籠月,素琴和風知是誰?
 
相逢的日子總是來得太晚,思念的淚總是流的太多。或許,前世的你,仗劍天涯,棄我千般柔婉,簾卷西風,瘦了紅顏。所以,今生的你,轉山轉水,任風襲雪寒,只為覓那一世風雲裏曾經相悅的容顏,以還我萬般的愛憐。而我,千年的輪回,素面朝天,素心依然,眉間的那一點朱砂只等你來點。千年的守候中,我素袖蹁躚,素琴清彈,只為等你一襲白衣歸來,琴與劍眠。可時空交錯的緣分,等來的只是你無奈苦笑著,輕輕的捧起我那依是淚眼湯湯的臉,一切,盡在無言……
 
或許,前世的我,辜負了你的一段似海深情,所以今生紅塵裏,我把輾轉千百次的回眸,都化作唯一愛你的永恆。不管今生是不是為你而生,只願今生只為你等。不畏紅塵中的紛紛擾擾,不怕青絲暮成雪,不懼瀟湘雨濛濛。只想,執子之手,共你一世風霜,與子偕老。共你一世情長。
 
今夕是何夕?天涯回首望,細波映流光,煙雨盡頭,橋,依舊彎彎;水,依舊茫茫。
 
君可見?這一世,我為你,素手弄清音,七弦凝傷,朱砂淚幾行?君可知,這一季,我為你,淡墨染紅箋,千般繾綣,胭脂血滿江!
 
寒霜染紅了楓葉,蒹葭候白了蒼蒼。年年歲歲碎碎念,一寸相思千尺量。我不懂,為何?相逢識君總是空,為何?總有驅不散的煙雨濛濛。夜漫漫,夢纏綿,不怕夢醒時你不在我的身邊,怕只怕這是永遠的淒涼。親愛的,未來的路還有那麼長,你怎麼可以忍心讓我一個人走?親愛的,我多想,你一生為我笛韻悠然,我陪你一世舞盡傾城的絕戀。
 
禪韻悠悠繞耳柔,念珠句句數難休。木魚更漏挨不斷,怎解眉心一點愁?縷縷紫檀香嫋嫋,梵音細細似涓流。幾時任看雲舒卷,參遍經書方可求?
 
若無緣,為何今生又相見?若有緣,為何今生又難圓?於是我跪求佛前,再參經卷幾篇,只想在菩提樹下,再修上幾千年,換我一體琉璃,與你共渡彼岸。木魚聲聲,把無數個更漏捱透,卻始終放不下今生愛你的癡念。依舊還不回自己一個素心坦然。後來,我終於清楚:心有阻滯,身有牽掛,怎能參得透?後來,我終於明白:只要心如蓮花,冰清玉潔,參得透,參不透又有何妨?後來,我終於悟徹:你是我此生的劫,我又如何能逃得過?所以,我:不怨!不該怨!不能怨!
 
於是,雲水深處,再讀你三生亦不厭,再念你百轉也嫣然,繾綣你纏綿的字裏行間,醉嗅你墨韻香氛千翻,任我一腔柔腸萬般回環。唐風宋雨裏,小心翼翼地把你零亂的詩篇拼接成一幅丹青畫卷,在亦真亦幻中,尋你溫良如玉的容顏。原來,只要有你的影子在,我便可心安。
 
於是,無數個不眠之夜,為你,一筆淺墨和淚,染遍平仄不韻的紅字小箋,吟不完我一生的眷戀,指尖流不盡我一世的情牽,用來裝點我所有的寂寞流年。
 
於是,想你,千呼萬喚;念你,頻眸流盼;愛你,心動魂牽;尋你,蓮步姍姍;怨你,盡在無言;遇你,今生無憾!
 
於是,我再次又跪倒佛前,乞來世還與君相見,求三生石畔不老泉,傾我千千歲,與君長相戀!
 
於是,菩提樹下,我拈花微笑:不怨!不怨!永不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