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沒有什麽能夠阻擋
關於部落格
沒有什麽過不去...
  • 2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但願夕陽不西落

後來姐姐們相繼嫁人了,在嫁人的前一天,她們都哭得像個淚人,說自己不該太衝動了,因為她們是如此的捨不得媽媽。媽媽則說﹕傻孩子,哪有不嫁人的?你也不可能一直在我身邊,遲早都是要嫁人的,還不如早些到來。
 
微駝的背影,在寒風中搖曳,寒風兒吹亂了她的髮絲,使它們盡情的在寒風中飛舞,享受這來之不易的“自由”。她低身拉了拉外衣,想減緩寒風的侵襲,彎曲的背被這麼一拉,棱角變的分明了,使原本就駝的背,突顯的更加彎曲,她仿佛在與寒風相抗衡,又仿佛有千斤的重擔壓在她的身上,讓她無力直腰。而這寒風竟饒有玩味的看著這一切,不斷地加大風兒的力度,使她更加的步履蹣跚。
我急急的跑上前去,攙扶著她左邊細小胳膊。如今這細弱無力的胳膊,如同乾枯的棒頭杆兒,仿佛只要自己願意,輕輕的一折,便斷了。
想想年輕時的她,滿頭的秀髮黑又密,如同芝麻那樣,所有見過的人無不誇獎;高挑的鼻樑,如同昆侖山常年積雪的頂端,潔白無塵;苗條的身材,凹凸有致,棱角分明,是無數年輕人心中的情人。
可是,這一切在那天晚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臃腫的身材,不在迷人,眼角因為用力過度,已有皺紋若隱若現,臉也因為不斷傳來的劇痛而開始猙獰。
屋外,一個男人不斷的在門前徘徊,行走幾步,就會停下腳步向屋內望去,看著依舊緊閉的大門,開始不斷地焦急,不斷的抽煙,地面上已滿是煙頭。這根煙,又燃盡了,男人摸索上衣的口袋,可摸尋了半天卻沒有掏出東西來,原本帶的兩包煙已經抽完了,男人開始懊悔自己沒有多買幾包煙,可現在的他哪有時間去理會這些。
此時沒有煙抽的他又開始咬緊牙關,臉龐的肌肉隨著他用力的咬牙,而突兀著,仿佛平地突起的小山。
屋內的不斷傳來的痛苦的喊叫聲,不斷地抨擊他的心,他的心開始疼痛,開始滴血,他忍不住的想沖進入,可是行走幾步後,又停住了。而此刻男人的手也沒有閑著,只見他緊緊的握住拳頭,指甲已經深深的陷入了肉裡,可男人竟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異樣,大有隨著這痛苦的聲音長驅直入的意思。如果你仔細的觀察,你會發現,男人此起彼伏的胸膛竟和這聲音一樣急促。
屋內的她依舊在痛苦呻吟著,旁邊的婦人,不斷擦拭著她不知被汗水還是淚水浸濕的臉龐,婦人一邊擦拭一邊也在大聲呼喊著﹕“用力,用力啊……”。此刻,婦人的嗓音也因用力過度而開始嘶啞著,婦人臉上也滿是汗水,汗水浸入了她的眼睛,婦人忙不迭的用右邊的衣袖拭去汗水,可右邊的衣襟已無一處乾燥,婦人連忙換了一隻手,這才解決了燃睛之急。在這瞬間,婦人的嘴依舊沒有閑著,依舊在不斷的呐喊著說﹕“用力,用力啊……”
屋內還有一位稍微年老的婦人,她坐在灶爐前,不斷的往爐裡添加柴火。鍋內的水已經沸騰了,只見這她又利索的往鍋內加了一勺水,然後繼續往爐裡添加柴火,時不時的會被她呻吟聲所吸引而轉身相望。爐內騰騰的火焰照應在她的臉龐,讓人清楚的看見她臉上的涇渭分明的皺紋,跳躍的火焰不斷的拷打著這乾癟的‘涇渭分明’,使它看起來更加的乾癟,不由得讓人擔心,只要她在多坐會,趨附在臉上的皮,便會變成薄薄的脆皮兒,只要輕輕一碰,它就會脫落。
聲音從下午的二點一直到現在沒有停歇,而此時天色已經全黑了,男人估摸著以為到了後半夜了,其實現在才八點左右。焦急的心情,以及屋內女人的呻吟使他忘卻了饑餓,全然不知“餓”是什麼。
她肚中的孩子,仿佛久久不願出來,不願來到人世,不願承受生活的煩憂。在她的肚中他可以一直無憂無慮,無聊的時候便伸展一下懶腰,只是這地方他過於狹小,不然他可以玩的盡興。有時候自己伸展懶腰的時候,外面便會有人來撫摸他,他可喜歡了。他用細小的手,和他相觸,每每這時他的心中就會溢滿快樂。而這個時候,通常會有一個甜美的聲音響起﹕“叫爸爸,快叫爸爸。”他不知道爸爸是什麼意思,或者是什麼東西。哼,我才不叫呢,讓你知道了我會講話後,你們就會天天的煩我,我才不上你的當,他在心中這樣說道。
 
The government enterprise does not divide The appeal court rules Pickups really are the new muscle cars Women drive change in Saudi Arabia California bullet train The United States never default? The United States Veterans Administration Young stroke No leg cycling The focus of the gay communit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