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麽能夠阻擋

關於部落格
沒有什麽過不去...
  • 2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舞比美麗

  街上霓虹燈閃爍,照亮前行的路,躲閃著川流不息的車輛,來到廣場。只見廣場燈火輝煌,燈下坐著幾十桌吃夜霄的人們,幾杯啤酒,三五盤小菜、吃的是舒心,聊的是開心。南邊是跳跳床,孩子們隨著音樂在蹦啊跳啊,歡笑聲響徹雲霄。
  “愛上草原愛上妳,愛上這晴朗的好天氣”隨著迷人的歌聲,來到廣場中央,看到壹群婦女,大約有六七十人,在盡情地跳著舞,周圍有站著觀賞的,也有坐在乒乓球臺上看的。看,她們時而像翩翩起舞的花蝴蝶,在輕盈地飛來飛去;時而像壹排排大雁,在藍天白雲間悠閑地飛;時而像下凡的仙女,在表演霓裳羽衣舞。動聽的舞曲也在變換,壹會兒是《傷不起》、壹會兒是《老婆最大》、《納西情歌》《心相印手牽手》……她們跳呀樂呀,盡情地享受著美好的生活,個個打扮得像花兒壹樣,花枝招展,隨風搖曳,不時引來人們的叫好聲。這裏成了廣場上壹道亮麗的風景線。免費教舞蹈的是鎮上賣蛋糕的婦女,熱情而又善教。在物欲橫流的年代,能如此不圖名不圖利,實在難得。
  同事說:“看妳老婆跳得多好,姿勢優美,準確到位。”我聽了心裏美滋滋的,像喝了蜜壹樣甜。妻在第二排的中央,也是個舞迷,發燒友。壹到晚上,就心急火燎地趕往廣場跳舞。如果哪天晚上沒去,就會混身不自在。她在跳,我在旁邊轉圈鍛煉邊看跳舞邊欣賞樂曲。每壹支曲子,都是壹首詩,讓人回到那激情燃燒的歲月。我常陪她出,伴隨她十點多回。我們經常成雙成對兒的出入,惹來了熟人的艷羨。
  過去妻子因為體弱,壹到節假日就該往醫院跑。記得壹次去看咽炎和耳鳴,那位教授醫生說:“把妳家裏的錢花完,也不能根治妳的咽炎。”妻當時聽了,猶如五雷轟頂,壹下子人就蔫兒了,臉便陰沈沈的,好像那密布的烏雲,沮水奪眶而出。她壹路硬咽著,與我壹起走出醫院,。我心裏直滴咕:人們常說惡語傷人六月寒,這醫生也該講點說話藝術,也得體會體會病人那脆弱的心理。我勸慰道:“別聽他胡說,現在醫學發達,癌癥都能治。我們到別的醫院試試看。”我們來到現代醫學研究院,陳峰教授熱情地接待了我們,並胸有成竹地說:“西醫治標,中醫標本兼治,只要妳堅持治療,三天妳就會覺得病輕,壹個月會大有好轉。我們研究的中藥,是往鼻孔裏打藥,再吃些熬好的中藥,咽炎和耳鳴都能治好。另外,要保持好心情,不要有思想包袱。”良言壹句三冬暖,聽了醫生的話,妻子愁雲密布的臉,睛朗了,眉開眼笑了。我的心裏也像卸去了壹塊大石頭,舒服多了。往鼻孔裏打藥的針很長,有十多厘米長,壹針就要六十元錢,壹次打兩針。妻子害怕針,醫生要我拉著她,她緊緊握著我的手,手心裏都冒出了汗。果然,我陪妻子到該院壹周跑壹次看醫生。不足壹個月,病便看好了。謝天謝地,感謝神奇的中醫中藥,給了她健康。可沒多久,就又去看腳疼,又是這家醫院跑跑,那家醫院看看。
  見別人跳舞,她也眼饞。就每天去跳,這下就堅持了壹年多。這壹年幾乎沒再往醫院去,體重減了十多斤,人也苗條了。人們常說:女人十八壹朵花,女人四十豆腐渣,可是,四十六歲的妻子現在大變樣,人們見了,都誇她又年輕了、漂亮了,人也溫柔了,氣質也好了。我倆暗自竊喜:跳舞咋會比藥還靈呢?
  跳舞,有益身心,,勝於吃藥,愉悅了人的心情,人們告別了麻將,告別了相互的爭吵等低俗的無聊,走向了高雅的文明,舞出了健康,舞出了美,舞出了社會主義新風尚!
Hedgehog December The day lost return static Go coagulation Osmanthus flowers, dark fragrance A life way peace and quiet Midee in memory Seems so va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